【YELAOSHR】的品质保证团队

    ——学术审议委员会(Academic Review Committee,ARC)

一支成功的足球队,需要有好球员来帮助球队取胜,而为了让球员的能力和素质提升,就需要一个优良的教练团队来培训球员的能力,磨合球员间的默契。

在【YELAOSHR】里,ARC便是维持【YELAOSHR】教师团队素质的机制,确保孩子们接受到最优良的教学品质。

【YELAOSHR】ARC – GRACE HO 何宝云

Grace何宝云是【YELAOSHR】学术审议委员会(Academic Review Committee,ARC)的主席,2012年加入【YELAOSHR】的她,起初在Bandar Kinrara分中心任教,一年多后于Damansara Jaya 自立门户。拥有在前线任教和管理分中心的经验之下,让总部两年前意欲设立ARC时,便属意Grace出任主席一职。

Grace解释道:“ARC成立的目的是提升学术质量和教学素质。为了达到这层目的,我们致力于创造新的教学系统或改善旧有的教学模式。当然,培育人才也是我们的工作之一。”由此,ARC由六位成员组成,成员们都是各个科目的主任,如此更能针对性地为不同的科目进行监督和改进。

ARC的成立,Grace表示是【YELAOSHR】的一大突破。“以往【YELAOSHR】有什么新教材或教学模式,都由总部直接发布下来给前线教职人员去执行;而ARC的成立,让其他分中心的前线能够参与构思的程序,如此一来成果就更加符合前线的需求,能够把更好的东西教给孩子们。”

完整的考核机制

考核老师的机制分为两个部分,即COC和COA,两者属于对老师掌握特定科目的认证文凭。

Grace解释:“刚进来的老师,我们会予以培训,并有合格的Buddy(现任老师)带领着。过程中,我们用14个星期来让老师掌握一个科目,这14个星期我们有三个阶段,老师只要能达到每个阶段的目标,便能循序渐进。”Grace表示,Buddy在讲解教学理念和技巧后,新老师就需要在中心实践,直接进房教书。完成了实践以后,会有一对一的见习,针对每个阶段的表现进行审核,见习中包括与Buddy面对面对谈以及模拟教学等。Buddy确定老师能够掌握整个教学流程后,就会呈上报告,让新老师获得COC(Certificate of Completion)认证。

【YELAOSHR】NUSABESTARI 中心

在COC后,老师可以进一步考取COA(Certificate of Achievement)专业认证。Grace讲解道:“COA是由各科主任和秘书担任评估员,在总部审核老师。”接受审核的老师需要呈现自己的教学方法、进行模拟教学、口试和笔试,成功通过以后便是素质受承认的专业老师。拥有COA认证的老师,未来也将成为新老师的Buddy带新人,这也就是老师的成长循环。Grace补充道:“我们限定每个老师一年至多只能考两张COA,避免老师过重的备考任务影响日常教学。”可见,在确认老师素质的同时,【YELAOSHR】也对老师们的日常教学依旧看重。

【YELAOSHR】BANDAR MENJALARA 中心

在此Grace也鼓励一些想要尝试却没有执教经验的人,不必担心加入【YELAOSHR】会有很大的压力。“只要你本身是抱着愿意学习的态度,在【YELAOSHR】完整的体系下,我们让你经历OJT96(On Job Training 96天),即之前我所说的14个星期实践。而整个过程都有Buddy带领着,所以你并不是孤军作战的。”Grace也提到,人其实每天都在不自觉地解决各种问题,不管是成为新老师或管理层,都有自己的难题要面对。只要对教育有热忱,加上身边有志同道合的同事支持,便什么问题都能迎刃而解。

考获 COA华语认证的老师们

身份的转换更能体谅双方

ARC还有一个任务,便是检视【YELAOSHR】各项运作的机制,包括电子化一切文件的输送,研发新教材或根据新制度而改良旧有的素材等。成立了十余年的【YELAOSHR】,既然世事已多变,自然也要随着时代的脚步前进。

【YELAOSHR】ARC 各科小组组员

Grace表示,加入ARC让她有机会从管理层的角度思考问题,经过了这样的身份转换,Grace才了解到当初总部种种的做法背后都有着怎样的考量。这时她深刻体会到传达讯息的方法很重要。“以前总部有什么新条规新作风,我们都必须照做,有时却会引起老师们很大的反弹。因此讯息在传达的时候要说明背后的原因,为了达到什么效果,这些都要清楚的表达。”推出新政策的是总部,执行者却是各个分中心及前线工作人员,他们才能切切实实地感受到新制度带来的影响。如今,Grace置身中枢成为决策者之一,便能够预想到什么样的决策,会引起什么样的反应,因而就更能给予有建设性的建议。

“其实人本来就不喜欢改变,一个东西习惯了就不想改,这是很正常的。所以我们有什么新决策要转达下去,就要思考如何去解决改变带来的疑难。”